專利只有貪婪? 生命比金錢重要嗎?

中國醫藥集團有限公司(Sinopharm, 簡稱:國藥集團)已表示,其疫苗的兩劑療程價格約為145美元。以這樣的價格,發展中國家可能負擔不起,而且遠遠高於迄今西方候選疫苗的報價,後者的報價在每劑4美元到37美元之間。

發展中國家正推動限制新冠疫苗專利保護

聯合國機構和活動團體的支持下,部分發展中國家正推動對全球一些大型製藥公司正在試驗的新冠疫苗的專利保護加以限制,以便讓廉價的仿製疫苗能夠生產出來用於較貧窮的國家。

南非、加納、塞內加爾、巴基斯坦等國家認為,對於輝瑞公司(Pfizer Inc., PFE)、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 AZN)和Moderna Inc. (MRNA)等公司正在開發試驗的新冠疫苗,如果沒有成本較低的仿製疫苗可用,那麼他們這些國家將負擔不起給本國人民接種疫苗的費用。

這種立場讓這些國家與製藥業形成明顯對立,製藥業表示支持廣泛分發疫苗,但警告稱,若允許藥物被仿製,可能破壞研發創新並引發不安全疫苗的風險。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下,政府、企業乃至個人投資者都在斥資支持疫苗的研發。但隨著可大規模接種的疫苗上市之日一步步臨近,製藥商又面臨著巨大壓力——如何定價才能惠及大眾,又同時讓投資者滿意?《華爾街日報》分析了研發門檻、成功比例、儲存和運輸成本以及政府資金髮揮的作用。影片中提到,美國政府已向製藥和生物技術公司預購了2億劑疫苗,這意味著美國人至少可以免費進行初次接種。

目前全球範圍內為了獲得新冠疫苗的供應正展開激烈競爭,發展中國家的這場行動正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在疫苗完成試驗之前,較富裕的國家就已經簽下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交易協議,提前買下大部分已知的疫苗產能。

國際法允許各國在一些緊急情況下取消專利限制以及發放「強制許可」,從而令該國的國內制藥企業仿製一種藥物,甚至將仿製藥出口到其他有需要的國家

阿斯利康和強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表示,在疫情持續期間,他們將不會從疫苗中獲取利潤。預計將從新冠疫苗中賺錢的輝瑞曾表示不會接受公款,不過該公司已經將其疫苗出售給美國及其他國家政府。

阿斯利康和Novavax Inc. (NVAX)已分別授權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為較貧窮的國家生產10億劑疫苗。私營的印度血清研究所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產商。

「我們正在盡自己的一份力,」Novavax高級副總裁John Trizzino說。「我們正在全球範圍內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以歐洲或美國為中心。」

一些較貧窮的國家正尋求獲得中國的疫苗供應。中國已經有四種新冠疫苗進入最後階段試驗。中國正在巴基斯坦等國試驗其候選疫苗,作為回報,中國承諾將供應相當數量的疫苗,至少為這些國家最易感的人群提供保護。

資料來源:WSJ / CtR 知識產權

圖片來源:SIPHIWE SIBEK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